您現在的位置是:網站首頁> 內容頁

從眾籌電視機到自己拍電影

  • 寶運萊網址
  • 2019-03-25
  • 416人已閱讀
簡介1978年到2018年,我們都處在改革開放的大時代里,而每個人都有一本自己的小年鑒,拼湊出40年的集體記憶。&n

    1978年到2018年,我們都處在改革開放的大時代里,而每個人都有一本自己的小年鑒,拼湊出40年的集體記憶。

    

    電視機的出現,讓中國人足不出戶,就看到了世界;PC的出現,讓我們的信息從單向傳播到雙向互動;平板電腦的出現,更讓我們用指尖觸摸世界,感官被打通。

    

    糧倉里的黑白電視機

    連接著村子以外的世界

    時間:二十世紀80年代

    坐標:浙江湖州農村浪奔,浪流

    萬里濤濤江水永不休

    淘盡了,世間事

    混作滔滔一片潮流

    是喜?是愁?

    浪里分不清歡笑悲憂

    《上海灘》伴隨著三聲凌厲的槍聲,這首歌熟悉的旋律在一代人的記憶里被喚醒。許文強的黑色呢子大衣和風流義氣,馮程程的黑色麻花辮和敢愛敢恨,挑動著多少年輕男女的愛與英雄夢。二十世紀80年代初期,《上海灘》在內地首播,一時之間,萬人空巷。

      

    這段時期,一群浙江人將淡水魚養殖技術帶到了上海,也把電視機這個新鮮事物的“傳說”帶回了他們的老家——浙江湖州,“一到《上海灘》播放的時間,大街上都沒有人了,都回家去看電視了”。那時候,電視機還要憑票購買,電視機廠生產多少就賣多少,簡直是一票難求。

      

    孫戰英還記得,《上海灘》在上海播出后沒多久,浙江湖州的信用社開始推出存款贈電視機的優惠活動,村里就向每家每戶籌錢,湊足了2000元存8年定期,每年可以收到利息以外,還可以獲贈一臺14英寸的西湖牌黑白電視機。這在當年可是一等一的緊俏貨。改革開放初期,西湖牌電視機的銷量呈指數增長,瞬間做到全國第九,賺到了第一桶金,電視機廠從杭州靈隱寺后的五七干校無線電廠搬下來,一下從小作坊變成了500人的大廠,這個規模在整個浙江省都是名列前茅的。

    

    

    西湖牌電視機

    

    這臺眾籌來的電視機被高高懸掛在村里的糧倉里,由村長看管,每天吃過晚飯后,男女老少都扛著板凳去糧倉里看電視,每天打開電視機收到信號的那一刻,整個糧倉里都鴉雀無聲,連小朋友們都停止了吵鬧,睜著滴溜圓的大眼睛,不舍得錯過任何一幀畫面,《上海灘》《射雕英雄傳》《霍元甲》等電視劇播放時,全村人常??吹揭猹q未盡,直到電視機泛起雪花,都久久不愿離去。

    

    

      

    那時,大伙兒最討厭刮風的時候,因為天線吹歪了,電視信號就會消失無蹤。每當這時,村里的大老爺們就會爬上糧倉的屋頂,手動調整天線的角度,“有了嗎?”“還沒有”“有了嗎?“有了!有了!不要動”,為了讓全村人清晰地看到電視畫面,臺風天里,總有“活雷鋒”爬上屋頂充當人工天線支架。

      

    這臺西湖牌黑白電視機在糧倉里陪村民們度過十幾個春秋,直到有一天小偷光顧,電視機不知所蹤。當時,村里已經有很多人家買了電視機,但是大家還是習慣了晚飯后聚到糧倉里,婦女們討論著連續劇劇情,老爺們討論著最新的國家要事。

    

    打工妹深圳往事

    為老家帶來電話電腦

    時間:二十世紀90年代

    坐標:深圳?;丶铱纯?/p>

    回家看看

    哪怕幫媽媽刷刷筷子洗洗碗

    老人不圖兒女為家做多大貢獻呀

    一輩子不容易就圖個團團圓圓

    《?;丶铱纯础?/p>

    曾幾何時,糧倉里的電視機連接著村子以外的世界,孫戰英也通過這個14英寸的“四方盒子”看到了外面的世界,于是她下定決心:世界很大,我要去看一看。在18歲的夏天,她絕食數日準備輟學出外打工,父母將她反鎖在房間里,在一個深夜,她偷偷地從窗戶里爬出去,拿著從小姐妹那借來的300元“巨資”,輾轉來到了深圳。

    

    20多年的打工生涯里,她輾轉于服裝廠、保齡球館、玩具廠等,嘗試過各色工種,在深圳攢下了一套房,余下的收入都用來為浙江老家添置各種時新的設備,1990年裝上了村里第一臺西湖牌彩電,繼而從深圳背回了一臺30多英寸的康佳“福臨門”彩電;1997年拉上了村里第一條電話線,繼而從深圳背回了一臺“大屁股”的浪潮電腦,教村里人炒起了股票;1996年帶回了第一部“傻瓜相機”(膠卷相機),為全家拍下了第一張全家福,繼而又為上大學的侄女從深圳背回了一部佳能單反D550。

    

    很長一段時間里,孫戰英老家的屋子成了又一個糧倉,一到晚飯時間,鄰居家的小朋友們便來她家看《奧特曼》,大人們圍著那臺康佳彩電聊天喝茶,時不時有人想來見識一下電腦是什么東西,股票是怎么賺錢的,其實并沒有村民能精通股票,雖然這時離我國第一支公開發行的股票“飛樂音響”上市已經過去了十多年。

    

    想起糧倉里的電視機,孫戰英的老父親就會膽戰心驚,所以他給家里價值7000多元的電腦打造了一個木制的“保險柜”,一半嵌入墻里,用一把銅鎖將木盒子鎖住,要用的時候才鄭重其事地搬出來。想當年,彩電、冰箱、洗衣機就是中國家庭的“三大件”,電腦則更是奢侈品,是浙江富裕村莊嫁女兒時用來撐門面的時髦物件,足以彰顯身份地位,價值不亞于如今的豪華跑車。

    

    一個深圳打工女孩,為老家輸送著來自改革開放試驗田——深圳的最新潮流,從非議到稱贊,改革開放的艱難歷程,也便是她的心路歷程。

    

    每當春節時,電視機里傳來《?;丶铱纯础返母杪?,她的眼眶便會濕潤,在深圳的工廠里,多少的打工女孩像她一樣,度過了一個個孤單的春節。

    

    外國老師眼里的中國十年

    從清一色舶來品到新媒體高地

    時間:2000年后

    坐標:汕頭守住你的承諾太傻

    只怪自己被愛迷惑

    說過的話已不重要

    可是我從不曾忘掉

    柯以敏《太傻》 胡祿豐監制

    二十世紀80年代末,當打工女孩孫戰英還在中國農村的糧倉里看著黑白電視機,想象著自己長大后是否也能像馮程程那般敢愛敢恨之時,胡祿豐已經成為一名音樂制作人,用世界最頂尖的音樂電腦Atari 1024、蘋果Mac SE30以及Mac Color Classic等為柯以敏、林憶蓮、許冠杰等歌手編曲,當時,中國與世界的距離還很遠。

    

    

    胡祿豐收藏的古董電腦 MacSE30、Mac LC2、Mac ColorClassic

      

    在胡祿豐的老家馬來西亞吉隆坡,這些“老古董”已經束之高閣,最老的已經30多歲,最堅強的仍舊可以啟動。

      

    胡祿豐一直是一個“技術控”,十幾歲時就搗鼓了無線發射器,自創了電臺。和音樂觸電,要從他在新加坡和巫啟賢等人參與“新謠節”開始說起。胡祿豐畢業后的第一份工作是在索尼音樂做音樂藝人和產品經理,那是1987年,正是數字音樂的元年,他幸運地趕上了這班車,也從此迷上了音樂編曲設備。之后胡祿豐轉行做了5年的科技記者,在《The Star》(馬來西亞發行量最大的英文報紙)工作期間,他采訪了喬布斯,那時的喬布斯因為生病而面龐瘦削,胡祿豐對蘋果的鐘情也在那場采訪后更加堅定,從古董級的蘋果機到最新款的iMac,以及各種型號的蘋果筆記本電腦、iPad,胡祿豐的“蘋果家族”可以撐起一座蘋果博物館。此后,胡祿豐又回到娛樂圈,管理音像產品、做動畫、拍紀錄片,走上了攝影的“不歸路”后,他又開始收藏DVD和各種攝影器材。

    

    

    蘋果家族

    

    “近年來,我有一個苦惱,走在東京秋葉原碩大的數碼產品市場里,卻激不起一點購買欲,因為我都有了?!焙撠S用一貫幽默的口吻對《IT時報》記者說道,他的藏品之多,連他自己都盤算不清。作為一個極客,他曾在世界知名的電器大街秋葉原淘到了超微型電腦、數字閱讀器等。

    

    

    相似配置的錄音室,胡祿豐有兩個

      

    2006年,胡祿豐來到中國,他選擇在中國對外開放的窗口城市之一廣東汕頭教書育人,一待便是十多年,甚至比在自己家鄉待的時間還要長。

      

    胡祿豐在汕頭的十年冒險,緣起于2006年在馬尼拉舉行的一次媒體研討會,一位打字飛快的老太太在休息時間捉住了他,問他有沒有興趣到中國看看。這位老太太就是時任汕頭大學長江新聞與傳播學院的院長陳婉瑩,當時陳院長正在探索中國的新媒體轉型,而胡祿豐則在開發融合媒體實驗室,兩人一拍即合。

      

    于是,中國第一家融合媒體實驗室便在胡祿豐的組建下坐落汕頭大學,當時,中國的新聞院校完全沒有對應的課程和教學模式,但胡祿豐已經意識到自媒體的崛起,這也是他們團隊創建融合媒體實驗室的初衷。

      

    他到中國的那一年,蘋果電腦開始風靡全球,推動了家庭視頻的制作,索尼各家攝像機廠商都推出了數款輕便型攝像機,這些設備的出現為媒體轉型奠定了基礎。

    

    

    拍電影的“大家伙”

      

    從汕頭大學融合媒體實驗室成立至今,所有設備經歷了5次更新換代,攝像器材從最初的標清到現在的4K和360VR拍攝器材,還有收音和5.1環繞音效的混音設備,可以說是一直站在中國融合媒體實驗的高地上。

      

    這十年胡祿豐看到中國科技行業最大的改變是,從單純的制造、裝配逐漸轉型做開發、內容制作,以往中國市場上的高科技產品清一色是國外品牌,如今卻有了很多國產品牌的選擇。說到這里,胡祿豐給《IT時報》記者展示了他剛入手的一個新玩具——大疆口袋靈眸云臺相機。

      

    作為馬來西亞華人,胡祿豐以一個外國人的視角看中國,在他看來,如果中國技術公司想要更長遠發展,就要拋棄“你死我活”的玩法。蘋果最低靡的時候,微軟出手支持,微軟剛起步時,蘋果提供平臺,甚至到現在,Twitter、Facebook、Google之間也有著各種技術的支持。

      

    作為一個大學老師,他認為中國的大學要真正進入產學研的良性循環里,像美國麻省理工學院一樣,將大學里的研究成果直接轉化成市場上的產品。學界引領發展,業界引領市場,兩條腿走路。

      

    這幾年,胡祿豐開始在汕頭大學長江新聞與傳播學院推進影視方面的產學研項目,帶著學生拍電影拍紀錄片,最后,他把汕頭的影像作品帶到了戛納電影節。

    

    

      指導學生拍攝電影

    

    中國沒有舊科技的包袱,在改革開放40年里,科技發展上了快車道,中國與世界的距離越來越短。

    

    編輯:挨踢妹

    制圖:黃建

    圖片:網絡、采訪者提供

    來源:《IT時報》公眾號vittimes

    

    往期回顧藏在QQ、MSN、校內網里的青春愛情故事

    40年 | 從毛坯房到未來屋 我家的房子連接世界

    40年 |從遙寄相思到萬里共情

    40年 |網速快了一萬倍 變化何止一萬倍

    不知不覺中,你已經被“授權書”出賣了很多次,或影響房貸、車貸

    攜號轉網將和5G一起到來

    今年雙十二沒有“存在感” 狂歡背后的窘境是什么

    一塊屏幕改變命運?說說我去過的大山里的直播課堂

    同一天,10多萬人失業

    “10億賭約”到期 雷軍和董明珠誰贏了?

文章評論

Top 大乐购群 神算子精选心水资料 股票中k线图怎么看 江苏7位数技巧 金鹰股份股票行情 一个老彩民的心得 欢乐棋牌平台下载 体彩浙江6+1中奖规则 今日股票行情走势 上期算出下期规律公式 至尊棋牌豪华版下载